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下起风声

正文 第四十一章 于府

????“娘娘,奴才说过要誓死追随您。”阿才的声音有些轻微的颤抖,因为这是少有机会可以说的真心话。

????娘娘,我会誓死追随你的,不管你是不是皇后,就算是要了奴才的命,我也心甘情愿……

????“多谢你了。”明蔚然微微点头,声音很轻,在这里最让她感动的便是那深厚的主仆情分了。

????“娘娘折煞奴才了。”

????“现在我们得想一个出宫的理由。你可有什么想法吗?”

????“那……奴才就以家父病重为由出宫,恰巧奴才的家就在京郊,如此一来便顺理成章了。”

????实际上阿才的父亲一年前从马车上摔下来,便一直卧病在床,现在也不能着地,靠着昂贵的药材维持性命,好在阿才和小权子的俸禄都可以维持家中用度和他们父亲的药费,但也只是勉强度日。

????明蔚然不明白其中缘由,只是点点头道:“这个理由倒是可以,只是有些冒犯了。”

????阿才对这句突如其来的歉意弄得不知所措:“不会……不会……”

????阿才又道:“娘娘,按照规制,宫人出宫,要是在皇宫里,娘娘给一个永怡宫的令牌和再衙门里知会一声即可,行宫里虽然有专门管事的太监,可是奴婢又不属于祈昌行宫的人,不知如何是好。”

????【明代皇宫有二十四衙门,有十二监,四司,八局,掌管宫内一切事宜,此处同理。】

????“这个倒是不难办……,但是我们得演一场戏,懂吗?”

????阿才点点头,似懂非懂。

????……

????此时院外的声音也小了起来,太监宫女将手里的扫帚和水桶放了回去。

????放眼望去,院子里一片清晰明丽。

????小绿站在门外道:“娘娘,都好了。”

????明蔚然点点头,然后从座椅上起身,边向门外走去边大声说:“阿才,交代你的事情可清楚了?你去膳房找几条鱼,本宫要亲自放生。”

????阿才心领神会地应道:“是。”

????这叫“欲盖弥彰”,是说给其他人听的,当然也包括小绿。

????……

????明蔚然缓缓得放下筷子,午膳用过了,现在计划正式开始!

????明蔚然走出去看着那四桶的鱼道:“都陪本宫去放生吧。”

????四个太监麻利得提起水桶,宫女则跟在明蔚然的身后。

????还未出凤冉馆的大门……

????“娘娘!娘娘!”只见阿才背着包袱,哭喊着跑过来,跪在地上。

????钱嬷嬷立刻上前阻挠:“干什么呢?!惊着了皇后娘娘,你的小命还要不要了。”

????“钱嬷嬷,不要拦他。”明蔚然一脸疑惑得走过去问道,“阿才,可是出什么事了?”

????这演技可以了吧……

????“娘娘,奴婢刚才从宫里得了消息,说……”阿才说着竟然哭了起来,“说奴才的父亲病重,家里只有一个十岁的小弟还有老母亲,奴才必得过去看看,所以奴才想告个假,倘若父亲无碍,便立刻回宫,求娘娘恩准。”

????说完头扣地,一声闷响。

????明蔚然看到阿才这个样子,又说得如此详细,都开始怀疑阿才家里是否出什么事了。

????“你去就是了。”

????“谢娘娘。”阿才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可是……奴才如何出宫呢?”

????明蔚然看向钱嬷嬷道:“嬷嬷,阿才要出宫是不是要找这里管事的太监?”

????“娘娘,不必大费周章,阿才是您的人,祈昌宫的管事太监可没有这个权利去管您宫里的人,娘娘,只要让他拿着凤冉馆的令牌过去即可。”

????钱嬷嬷说着指了指阿才,这话里满是阿谀奉承。【为了行事方便每个宫内都备有若干令牌,只有最得力的太监或宫女才能随身携带,其余令牌由一宫主位保管。】

????小绿看到阿才着急成这个样子,很是担心,立刻自告奋勇道:“奴婢知道在哪里,我去拿。”

????“快去。”明蔚然道。

????阿才接了令牌便叩拜道谢,然后匆忙得跑出了凤冉馆。

????明蔚然一笑,当时看他似懂非懂的样子,只以为他不明白自己的意思,没想到竟然“悟”得这样透彻。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明蔚然久久矗立,一时竟然生出几分的慷慨愤然之意,当然还有逃去肃清西宁的决心。

????明蔚然深吸一口,看了看前方,然后朝鱼塘走去。

????她不知道的是刚刚发生的一切都被青玉一一看在眼里。

????树后的青玉看着明蔚然出了门,转身靠在树上,微微一笑。

????这才几天呢?

????没想到她竟然成长的如此之快。

????……

????出了宫的阿才,找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将衣服匆匆换上。

????一身常服着身,显得阿才总是对自己的身份感到自卑,帽子总是带的比旁人低一些,也总是低着头,不管需不需要低头,那双眼睛也总是在帽檐的阴影之下。

????如今穿上常服的他和常人没什么两样,脱下了帽子,一双含笑的眸子立刻明亮起来,行于路上总是吸引着往来女子的目光。

????阿才却对这些全然不在意,他只知道,自己现在有要务在身,于是行色匆匆。

????到了一处茶馆,茶馆一旁停着许多马车,那是可以租赁的马车。

????也就在寅时,马车停在一大红镶铜的木门前,门前两只耸立的石狮子和一排守门的人,显出这家人的富贵与权力。

????阿才付了银子,抬头便望见大红门匾额上的两个字——“于府”。

????门前站着两个身着蓝布衣的家丁,一个昂着脸,双手背在身后,阿才一看好厉害的架子,是不好说话的,于是走向另一个看着面善些的家丁。

????“大哥,我们家主子派我来找你们于大人。”

????家丁看了看阿才,把手背起来,悠悠开口道:“谁?”

????阿才一时反应不过来,他是问自己呢还是问娘娘呢?

????家丁不耐烦得又重复了一边:“我说你家主子是谁?”

????“我们我家主子身份高贵,不能轻易告知于人。”阿才答得坦白利索。

????是的,只要是自己主子的事情都不能灭了士气。

????可是那家丁却上火了,刚要对着阿才一阵大骂,阿才便立刻反应过来,抢在他的前面说话:“我家主子说西宁有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