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庸人安好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节 无悔,不青春;无憾,不人生

????家里人极力留阚涛吃饭,阚涛拒绝了。这个家伙慌慌张张地从门口走掉走后,曹灿灿在沙发上抱着笔记本愣了好久。不难猜出,琴婶儿离世,曹灿灿没有了主心骨,阚涛作为她年少时期懵懂青春情的目标人物,在曹灿灿身陷泥沼的日子里犹如披着斗篷的使者一般来到身边,曹灿灿很快便将心灵的触手伸向了他,并且一路向上,追寻阳光。

????曹歌从楼上下来,看了看门外,又瞧了瞧坐在沙发上的曹灿灿:“呦!公主怎么了?”曹灿灿吸了一下鼻子:“没什么。”

????“没什么?怀里抱着什么?我看看!”曹歌一把夺过那个本子,翻开看到阚涛工整的字迹:“这小男孩儿字写不错啊!特意送来的?用心了,用心了。”曹歌边看,边感慨着,还一边斜眼看着曹灿灿。曹灿灿站起身,一把夺过本子:“我上楼了。”说完便跑了。

????曹歌看着这丫头的举动,不经意地笑了笑:“什么情况?”曹歌抬头问我。

????我一耸肩:“不知道。”

????“也无妨。这种青春时候的喜欢,最单纯了。可惜,我没有。”曹歌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微低着头,看向前面的茶几,满眼的遗憾。

????其实,我始终觉得,遗憾是分等级的。诸如这种因岁月不怜悯而导致的遗憾终生,遗憾有,但程度却占沮丧的五成。但,如果,岁月给了你机会去洗脱因自身的某种特性或者有力可改变的而不去为之,那么,那种遗憾,必定在未来的某一时刻,占据你回望人生血雨腥风之时的全部哀鸣。

????我想,你们知道我在说什么。对,没错,就是我的母亲。

????曹歌在沙发上缓了缓神儿之后,抬头看向我。她盯了我足足有十秒钟,看得我浑身不自在。我刚想转身逃的时候,曹歌忽然开口:“我让你去看你妈妈,你去了吗?”

????我站在原地没敢动:“没。”

????“为什么?”

????这一句为什么,问的我蒙住了。是啊,为什么?为了那两巴掌?为了置气?为了惩罚她,因她的失误和错算而给我带来的烦恼和伤感?为了怨恨她让我在幼年时便受尽人情冷暖?或许都有。但我却不知道我应该和曹歌说起哪个原因,才能作为搪塞过去的理由。

????曹歌见我迟迟没有回答,又问了一遍:“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你妈妈病了。”曹歌说这句的时候,将目光从我的脸上移开。我顿了一下:“感冒?”

????曹歌没有回答,也没有表情。她放下翘着的二郎腿,身子向前移了移:“我和薛浩打算给她换个房子。你如果怕在学校周围被同学说闲话,那就让她来这附近。你要多去看看她。”曹歌的话几乎听不见语气的起伏波动,我也没有从这番话语中找寻出其他的情绪。

????单纯如我,曹歌的话平淡无味,更让我觉得,没有回答,那也就是换季的感冒而已,或者,加上一些琴婶儿离世带来的心绪不宁和急火攻心。因为我小,直肠子直脑筋。

????后来的后来,我知道这世间有一种假面的伪善,就好像我一般,会把自己所犯的,不可饶恕的错误统统抛给了世俗不济和年幼无知。再后来我明白了,无知就是无知,在无知的前面加上个年幼,便是逃避责任的表现。

????写这本书的时候,我是由我一位好友代笔的。她一边敲键盘一边反复问我:“你10岁时候的心思就那么复杂?想得太多了吧!10岁才多大,你这样将成年人的思维强行放在儿童心理上,本身就是有悖于常理的。”

????我解释到:“你不懂。人的成熟与否,和年龄无关,六七十岁的人不成熟,这也是大大存在的。人的成熟心理特性一部分取决于天生,就好比很多人天生就爱思考人生,有的人在经历人生百态和生离死别之后依旧没心没肺,这不是活得累和轻佻的区别,是人对社会及人生感悟的看法和理解。那个年代的我们,没有现在孩子这般花花世界,尤其是我,贫穷和身世让我分身乏术,那几年,我似乎每一天的心态都会改变。但我和你讲,现在想来,我最痛恨自己总是在潜意识里告诉自己,没事儿,我还小,我还小,等长大了我如何如何。知道吗?长大了,太多的事情都来不及了。”

????好友没有说话,她只是抬笔写了几句:“无悔,不青春;无憾,不人生。”

????她说的没错,但感性的人在感悟人生的时候,依旧会将自己内心的痛楚扩大化,尤其是有关于一切情感的瓜葛,诸如,亲情的错失。

????曹歌起身要上楼,当她手扶着楼梯扶手的时候,忽然回头和我说:“你妈妈很爱你。”说完,便慢悠悠地上了楼。

????我妈妈很爱我。我在心里品着这句话。爱我吗?爱我为何如此这般待我的童年?爱我为何丢我进遍地荆棘的地方置之不理?

????几年之后,我也忽然之间明白,这世界上,人与人的不同,对爱的定义和表达方式也是不同的。琴婶儿、张静、母亲、曹歌,她们在曹家的某一个角落安静的样子,或是看书,或是饮茶,或是打着毛衣,或是画着红唇,想必,之前的她们,也是岁月静好的产物,不争、不怒,心存善念,憧憬未来浅浅的月伴眉梢弯。然而,雨天是一个很讨人厌的东西,它让这几个女人从迈出曹家大门的那一刻开始,便背上了淡爱不咸。它冲刷着人心底的浓墨重彩,它淋湿了书,它混淡了茶,它浇缠了毛线,它花了脸上的红颜,它让这几个女人在各自的人生中在尚未开口言爱之前,学会了未语泪先流,左顾右盼,来不及对爱说爱,便徒留了一场空。

????曹家的院子,进去容易,出来,难。

????通往曹家的路上似乎有两个要钱的小鬼儿,有钱留钱,没钱留梦,没梦留命。对,然后这一票人在曹家进进出出几个来回儿,筋疲力尽地看看黑森森的大门,红尘来去皆无柳暗花明,罢了,命运欲将爱埋于心底,或对儿女,或对爱人,或对生活,或对已经错过的一切,埋就埋吧,出不去的门,总好过空荡无爱的心。

????毕竟,人的一生总是有两双鞋,一双走河边,一双走荆棘遍野。这种标准的人生配置,却总是有人因慌乱而错穿。她们穿着水边的鞋子踏遍荆棘,结果,艰难险阻狰狞了青春的脸,刺穿梦想而流的血回灌到心底,湮没了大爱无言,你若问她怎么了?她会笑着回你:“我在走我的万水千山!”

????嗯,谁都是一路披荆斩棘,降妖除魔才到的人生彼岸,就一如我的母亲,临终时笑着对我说:“沐夕,这一生,有你,足矣。”

????我在想着曹歌话的时候,站在茶几旁好久,久到崔禹按了门铃,吓了我一跳。

????()

????搜狗